活在幻想里的人

《慕然回收,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第一章——2

时间过的不紧不慢,三天时间里有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孩子,屋中也越来越热闹,只是,这气氛与慕子隐来讲似乎是没多大关系,她不喜欢这种气氛。

转眼就到了约定之时,姑娘们成群结队的向中心广场涌去,慕子隐身边也多出来一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对于此事,慕子隐很是无奈,她不习惯又或者说不喜欢和外人过分亲近,可这孩子实在太粘人,推脱不开,也只能随她去了。

抬头向远处望去,广场中央搭着一座高台,那个带她进来的男人在高台上,负手而立,面沉似水,一言不发,眼中的不屑和嫌弃毫不掩饰。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在这里训练,今天是你们离开这里的机会,唯一一次选择放弃的机会,有人出列么,”

台下的姑娘们面面相聚,没有人出列,他们大多都是家箱闹饥荒随父母逃难的,有的是丢了父母,有的是被抛弃,有的父母在途中就饿死了,在这里有吃有喝,出去,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找死,说有人都认为这里是他们唯一的生路,可谁有想得到,他们走进的,是无间地狱。

见无人出列,男人咧开了一冷笑,“既然没人走,那你们就要记住,从今往后,你们生是风云阁的人,死是风云阁的鬼!在这里,没有人在意你是谁,也没人在乎你的生死,别把自己太当回事,那只会让你们死的更快,你们的课表已经送到你们寝室了,未时到广场来会有人来带你们去上课,每三个月是一学期,学期末要测试的科目也给你们表好了,”男人突然顿了顿,男人的表情更加戏谑,“菜鸡们,祝你们能活着走出去。”

午时坐在饭桌上,慕子隐想着今天男人说的话,对于眼前热闹的气氛无动由衷,这些人与她无关,反正,这种气氛日后很难看见了。

果不其然,下午训练的强度就已经超过了这些十来岁的女孩子们能承受的范围,刚回来就有三个姑娘吵着要回家,慕子隐冷眼旁观,心中升起了不屑 和冷漠,也只是轻轻一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托着一身伤直径走到新添置的柜子前,坐在角落独自包扎伤口,——她从记忆初就会包砸伤口,再看看那些被保存的极好的医书,她也曾猜想着大概她的父母是医者吧。

把伤包好后再把东西放回去,看了看那几个还在哭泣的少女,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躺身睡下了,白天那个师傅粘人的姑娘却悄悄爬到慕子隐身边,趴着问她

“你想家吗?”

“不想”

“为什么啊”

“没有家”

姑娘忽然愣了一下,显得不知所措,想道歉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支支吾吾,憋红了一张小脸,慕子隐到是无所谓,早已习惯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一股好意,慕子隐扭头看向那姑娘“去包下伤口赶紧睡吧,明天会更累”说完便又转头躺好,睡了过去。这话是真的,人在没休息好的时候,醒来会更累意志也会一点一点的消磨下去,想要坚持就更难了。

夜一点点深了,人也一点点安静下来,午夜子时,门外突然传来铜锣声响,有人叫喊着“一炷香之内到广场集合,迟到的自己看着办!”

本就是浅眠的慕子隐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忽略身上的酸痛,飞快地开始整理衣服,有人迷糊的坐起身来,语气有些不耐烦“干什么啊?”慕子隐穿好衣服撇了她一眼,丢下一句“你要是想被罚就接着睡吧。”便冲出了门,留下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人。

慕子隐到时还算早,站在队伍前排,和其他早到的人到一起等待着,高台上男人十分随意的坐着,看见慕子隐时略有惊讶的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但很快移开了目光【他大概把自己当成什么走后门的人了吧】无所谓的笑笑,静静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一炷香时间已过,迟到的人也越来越多,到最后,竟有了二十来人,男人的眉越粗越深,眼底的情绪冷若冰霜,十分嫌弃的摆了摆手,便有人上来推他们,叫他们跪下。

最后二十来人跪的七七八八,竟然还真有个人说什么也不肯跪,推她的人抬腿就要踹,却被男人拦住了,这人的反应似乎勾起了男人一丁点兴趣。

“为何不跪?”

“跪天跪地跪父母,你,不配!”男人闻言轻哼一声,乐了,“是有点骨气,就是太莽撞,我也不说你对错,毕竟在这里实力说了算,在这里,实力就是规矩,”紧接着抓着她的侍从便一腿扫在了姑娘的膝窝处,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出。

男人站起身来走到台边俯视眼下这些少女,眼神如同在看蝼蚁,“凡事迟到的一律再次跪一个时辰,一秒都不能差,日后这时间点活动会成为你们生命的一部分,菜鸡们,待愿你们能撑下去。”

《慕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第一章,初入风云阁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转眼已过五年,慕家姐弟一路行乞流浪,一个幼女能把尚在襁褓中的幼弟带大,这期间的艰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严重的营养不良使这对姐弟比正常人家的同龄孩子要小上很多,却也坚强的多,而在这一年的元宵佳节,他们的人生,踏上了正轨。

元宵佳节是紫宸的传统节日,在这一天皇帝下令与民同乐,不禁夜,这对慕家姐弟来说,是件好事,不禁夜就意味着有晚市,人来人往的会多些,人多了,就能多要些钱,也能买碗汤圆吃了。坐在避风的角落里,看着铜板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入小碗,等着差不多了就收起来,到一边的小摊买碗汤圆,再坐回原来的角落,喂胞弟吃着,小小的汤圆,也算是这一年之中能吃到的为数不多的好东西了,刚分了没几个,就见不远处有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吊儿郎当的做了过来,直接打翻了慕子隐手中的小碗,汤水散了两人一身,红了一片,紧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嘴里骂骂咧咧“特娘的,有钱买汤圆,没钱交保护费是吧,啊,”慕子隐一把将慕子逸压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一声不吭。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下一刻,也可能是下个世纪,不知从哪传来了一俊郎的男生“住手!”那声音于年幼的他们来说,犹如天神一般,是救命的稻草。

几个家伙停下手里的动作,嘴里却依旧不干净,转身想看看到底是哪来的家伙多管闲事。转身看去就见这少年气度不凡,也不敢得罪,只得不屑的撇了眼慕家姐弟,啐了口痰,摇摇晃晃的走了。

慕子隐颤抖着抬起头看向了少年,那张温润如玉又带着几分骄傲和稚气的脸庞,在那一刻印在了她幼小的心中,慕子逸也小心翼翼的从家姐的怀里探出头来,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位救命恩人。

青年几步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向慕子隐伸出了手:“你可愿跟我走?”鬼使神差的,慕子隐便将自己的小手搭在了少年的掌中,

坐在马车上,慕子隐的心中满是紧张与不安,她和胞弟分开了。

昨夜晚间,少年将他们带回了一个小院,让他们沐浴更衣,又给了些吃食,慕子隐本以为少年将他们带回无非是发发善心领回来做奴婢,可谁知,少年竟然要与他们作笔生意。

“我可以让你们活命,作为条件,你们要分开训练十年,在那之后为我所用。”

刚开始慕子隐是犹豫的,她不放心胞弟一个人被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万一他把人买了怎么办,而且林秋很明确的告诉两个人,慕子逸这一去,是按照男宠方式训练的。

紫宸建国六十余年,男宠之风盛行到比那些女子更受欢迎些,几乎所有大户人家都会养一两个男宠,常年游荡在外的慕子隐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混的好的被捧在手心里的,混的不好,运气不好被蹂躏致死,弃尸荒野的,数不胜数,她不想答应,一边年仅五岁的慕子逸却一口答应下来,他不想再过乞丐的生活了,姐姐带着自己生活实在太苦,最后事情还是定下来了,在对胞弟无限的嘱咐声中被强行分开了。

【也不知道子逸现在怎么样了】慕子隐环抱着自己蜷在马车的角落,不一会儿竟沉沉地睡去,或许她真的是太累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轻轻推了推她,慕子隐从梦中惊醒,目光中充满警惕和防备,入眼的是一苍老的脸。

“出来吧,到了”老者说完,便退了出去,

慕子隐忙爬出去,下了马车,就看见一扇小门,像是谋个大户人家的后门,抬头望去,一座高楼威然耸立在那里,老者站在她身边,一言不发,像是在等谁,很快,小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身劲装的男人,上下打量着慕子隐,问旁边的老者“新送来的?这么大的排场啊”冷漠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老者冷生答道“阁主有令,怎敢怠慢。”

男人重新大量起慕子隐,冷哼了一声,说了声“跟我进来。”便转身走进门去,慕子隐连忙向老者鞠躬道谢,才在老者慈爱的目光下跟了进去.

院子很大,房间整齐的排列着 不时有几个小脑袋从窗户里探出来,好奇地打量,男人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丝毫不顾身后小跑才能跟上的慕子隐,待走到一件空屋子时,方才停下脚步。

“进去吧,三日后到中心广场去,这三天做点什么随便你。”言罢便转身离开了,慕子隐站在原地待他走远后才转身进屋,屋子里紧靠右墙是一张大通铺,约么能睡下十来个人,迎着门的是一面铜镜,中间放着一张长桌,地上随意的放着这两个木盆,一个人木桶 和两块抹布,通铺对面有几扇窗户,一切都是这么简陋,单着对于常年以天为被,以地为毯的慕子隐来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天堂了,心满意足的她在铺边坐了一会儿,才将一直贴身收着的东西拿了出来,环顾四周发现没什么地方可以藏东西,鬼使神差的就觉得那铜镜不太对劲,伸手去拨动,竟发现铜镜后有一不大不小的暗格,阴冷潮湿,巴拉巴拉自己手里的那几本医书和玉笛,和稍微有点破损的牛皮纸确定没有东西丢失后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放回了暗格将铜镜拨回原处。

正午时分,门被人推开了,一有一小巧的侍女提着食盒走了进来,那侍女墨发碧眼,五官精致可爱,犹如粉雕玉琢的娃娃,若不是她身上的服饰和身上大大小小的瘀伤怕是看不出这姑娘是个侍女,这样的人给慕子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顺手接过侍女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从怀里掏出几块铜板塞在人手里,“小小薄礼,望姐姐收下,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侍女从善如流,那几个铜版够她去买些膏药一类的用品了“姑娘见外了,日后还要仰仗姑娘庇佑呢,奴婢现行退下,姑娘慢用”说着便转身退去,

“姐姐慢走。”慕子隐看着侍女一点点走远方才坐到桌边吃饭,普通的两个菜两碗米饭,却成了慕子隐记忆之中最好吃却也最孤独的一顿饭。


新生。
顾名思义,以新生之火撩原
带着固有骄傲向其宣战
我们在这里
我们将会创造奇迹
以星空为标
以梦想为路
带着你引以为傲的自豪
新生。
国漫综合组。
不太会写组宣,新生组正在缓慢成长
没太多像别的组那些个束缚的规矩
1.图/个签/名 新生。 三挂一,感谢配合,组织不会给你丢人
2.退组给个理由
3.来组都是兄弟,别内讧让人看去了笑话
4.别在外边惹事,理在你组里给你撑腰,理不在你别硬着不给人道歉
5.保证下出勤,每月清最后三名出勤差的
6.大概也没个卧底,来这儿没啥意思
7.前20微审人物理解,前10扛组

每皮重三,审核人物理解+自戏,主审理解
新生。审核,群号码:629783012
新生。审核,群号码:629783012
新生。审核,群号码:629783012
加群废戳蓝或走↣1247161761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ps手书约稿,求大大帮我把这个瓶邪两人视角的稿子画成手书。

        在昏暗的房间里,男人坐在床沿上,呆呆地看

着手中的鬼玺,想着那个将它交给他的青年,他从

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可以因为一句话就死守了九

年,这九年间不知有多少人劝他放弃,胖子那家伙

自己还在巴乃种地呢,居然还来劝他放弃,男人轻

轻勾起了唇角,他们铁三角在对某些事上,都有着

相似的执着啊。


      男人忽而蒙上了一层阴翳,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们铁三角,怕是很难再重聚了,嘴角的轻笑化成

了苦笑,轻叹了一声,将鬼玺重新放回保险箱,走

到窗边,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残月,脑海中再次闪

过了青年的脸,依旧是那不变的容颜,还是一如既

往的冷淡,心下感叹着两者是多么相似,清冷,沉

默又神秘。思绪正要随之远去,耳边忽然传来了一

声情冷的声音:“吴邪”男人猛地转过身去,脸上露

出了激动的神情,心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但

当看见眼前还算整洁的房间,却没有一丝那人的气

息,男人微微垂下眼帘,那双冰封许久的双眸终是

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岁月已经在男人俊朗的容颜

上留下了痕迹,让当初的小奸商成长成了如今沉稳

老辣的爷,仿佛也就只有那几个人才能让他有一丝

多余的情绪。他用了三年的时间看清了自己的心,

用了六年的时间来隐藏,如果是九年前的他,怕是

会不顾一切的追寻,而如今却不得不考虑的更多。

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床边走去,清冷的月光,都未能留住他落寞的背影。

      十年之期未至,男人却还像以前一样站在人声嘈杂的车站里,等待着列车的到来,即使如今已有了飞机,即使他此行真的只是旅行,可他还是习惯于坐火车,就仿佛在哪里,能找到青年曾经的身影。

          站在长白山脚下,男人调整着呼吸,九年了,年年如此,他已经习惯于独自一人来到长白山,目标明确地在这茫茫雪山中穿行。


      骨节分明的手在石壁上来回抚摸,却还是一如

既往地毫无所获,像是早就知道一样,用头轻抵住

石壁,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忽有一阵刺骨的寒风袭

过,男人猛地抬起右臂永拳狠狠地凿向石壁,从骨

节传来的真真剧痛在提醒着他,要冷静,不由得长

叹一声,转身滑坐在地上,随手点起一根烟,狠吸

一口,心里想着若是内群人看见自己此时这副模

样,会怎么议论,呵,管他呢,谁敢在背后议论,

就一枪崩了他好了,嘴角微微上翘,眼前的一切,

慢慢模糊了。

     再次清晰起来时,面前的场景却换成了一片正在极速缩小的石壁,耳边,风呼啸而过,身体极速下落而带来的失重感让他又是一阵目眩,就这风声,耳边再起响起了那青年的声音“吴邪”男人洒脱的笑了,换换闭上了双眼。

      我终是没能忘了你。

             在油灯微弱的光亮下,一个身着藏服的
青年正静静的看着手中泛黄的笔记 ,上面星星点
点地提起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提起的人名——吴邪
随着阅读得深入,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个男人的种种
表情,他,就是吴邪么?闪过的东西越多,头痛就
越发难忍,青年终是放下了手中的笔记,长舒了一
口气,走到门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映出的是
男人的笑颜,是如此熟悉,有如此陌生,想伸手去
触摸,影像却骤然消散,依旧是淡漠的表情,却不再是沉寂的内心;像是沉海的人找到一块木板,失忆的他也想紧抓住这唯一的希望。

                  即使头疼欲裂,他还是在拼命回忆,忽而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闷油瓶!”  猛地回身,淡漠的脸上闪过了别样的情绪,强大的心脏也徒然加快了跳动,但在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又恢复如常,面前依旧是一间毡房,房间里一盏油灯孤寂的亮着,求如他一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变,依旧是他一个人,沉寂万年的双眸被惊起了一丝波澜,留下了一丝落寞,慢慢的走了回去,不再寻找那颗最像那人的星,夜幕下只存留了他孤独的背影。

                   背着背包站在人生嘈杂的车站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到杭州去,也许是为了找回记忆,也许是为了见到那个记忆中的男人,但是他本能的在抗拒,像是在告诫他,不要再把那人拉进不该参与的谜题。

 

                   就着笔记,他来到了西泠印社,缓步向里走去,却发现每一步都越发沉重,就在接近吴山居门口的时候,青年看见了树荫下躺椅上的男人,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像是海洋里的漩涡,紧紧吸引着青年所有的注意力,思绪随着男人的音容笑貌而远去,他想离开,但身体却不再受他的控制,只得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笑颜,轻轻地低喃着,低喃着男人的名字——“吴邪。”

                一阵清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男人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青年笑了,笑得那么温暖,青年想要走上前去,周围的一切却像被火点燃一样快速消失,青年快步上前,想要抓住男人,却跌入了一片黑暗。

           猛地睁开眼睛,一片石顶映入眼帘,青年靠在石壁上,偏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缓缓的起身,来到一片湖泊旁,骨节分明的手将死寂的水面惊奇了层层水波,渐渐的,映出了一幅画面,在昏暗的山洞里勉强看得出是一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逗着怀里的小狗,那笑容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青年静静的站着,闭上了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向黑暗的深处走去,这个人,与他不会再有交集了。

—end—

求大大做帮我把这个梗做成手书。。bgm就是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求k
     随着吱呀的推门声,华丽的礼堂映入眼帘,水晶灯在风中叮当作响,暖黄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礼堂的每个角落,整齐的排列得长桌上坐满了穿着斗篷的学生轻声交谈着,大堂内的哄闹声随着院长座位上出现了人影而越来越低,一顶帽子哼着歌被教授推入大厅,目光温柔的教授拍手扬声道:“安静!”墙壁上的烛焰起起的燃烧着,轻巧地在烛台上跃动,教授双手撑在放着分院帽的台沿上:“孩子们,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七年。”教授的尾音还未落下,纯白色的幽灵从各个地方突然冒出,大声嘲笑着被自己吓到的可怜的学生,
       “安静,安静!”教授无奈地说着,弯眸,慈爱地看着太细的新生们。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我的孩子们!”

欢迎加入霍格沃茨[HP同人],群号码:542160449【图片】
同人群哦,同人群同人群重要的事说三遍

(原创人设霍格沃兹学院哦,哈利是学长)

♯求k
随着吱呀的推门声,华丽的礼堂映入眼帘,水晶灯在风中叮当作响,暖黄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礼堂的每个角落,整齐的排列得长桌上坐满了穿着斗篷的学生轻声交谈着,大堂内的哄闹声随着院长座位上出现了人影而越来越低,一顶帽子哼着歌被教授推入大厅,目光温柔的教授拍手扬声道:“安静!”墙壁上的烛焰起起的燃烧着,轻巧地在烛台上跃动,教授双手撑在放着分院帽的台沿上:“孩子们,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七年。”教授的尾音还未落下,纯白色的幽灵从各个地方突然冒出,大声嘲笑着被自己吓到的可怜的学生,
“安静,安静!”教授无奈地说着,弯眸,慈爱地看着太细的新生们。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我的孩子们!”
欢迎加入霍格沃茨[HP同人],群号码:542160449【图片】

                   在油灯微弱的光亮下,一个身着藏服的
青年正静静的看着手中泛黄的笔记 ,上面星星点
点地提起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提起的人名——吴邪
随着阅读得深入,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个男人的种种
表情,他,就是吴邪么?闪过的东西越多,头痛就
越发难忍,青年终是放下了手中的笔记,长舒了一
口气,走到门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映出的是
男人的笑颜,是如此熟悉,有如此陌生,想伸手去
触摸,影像却骤然消散,依旧是淡漠的表情,却不再是沉寂的内心;像是沉海的人找到一块木板,失忆的他也想紧抓住这唯一的希望。

                  即使头疼欲裂,他还是在拼命回忆,忽而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闷油瓶!”  猛地回身,淡漠的脸上闪过了别样的情绪,强大的心脏也徒然加快了跳动,但在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又恢复如常,面前依旧是一间毡房,房间里一盏油灯孤寂的亮着,求如他一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变,依旧是他一个人,沉寂万年的双眸被惊起了一丝波澜,留下了一丝落寞,慢慢的走了回去,不再寻找那颗最像那人的星,夜幕下只存留了他孤独的背影。

                   背着背包站在人生嘈杂的车站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到杭州去,也许是为了找回记忆,也许是为了见到那个记忆中的男人,但是他本能的在抗拒,像是在告诫他,不要再把那人拉进不该参与的谜题。

 

                   就着笔记,他来到了西泠印社,缓步向里走去,却发现每一步都越发沉重,就在接近吴山居门口的时候,青年看见了树荫下躺椅上的男人,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像是海洋里的漩涡,紧紧吸引着青年所有的注意力,思绪随着男人的音容笑貌而远去,他想离开,但身体却不再受他的控制,只得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笑颜,轻轻地低喃着,低喃着男人的名字——“吴邪。”

                一阵清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男人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青年笑了,笑得那么温暖,青年想要走上前去,周围的一切却像被火点燃一样快速消失,青年快步上前,想要抓住男人,却跌入了一片黑暗。

           猛地睁开眼睛,一片石顶映入眼帘,青年靠在石壁上,偏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缓缓的起身,来到一片湖泊旁,骨节分明的手将死寂的水面惊奇了层层水波,渐渐的,映出了一幅画面,在昏暗的山洞里勉强看得出是一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逗着怀里的小狗,那笑容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青年静静的站着,闭上了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向黑暗的深处走去,这个人,与他不会再有交集了。

—end—

求大大做帮我把这个梗做成手书。。bgm就是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