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幻想里的人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ps手书约稿,求大大帮我把这个瓶邪两人视角的稿子画成手书。

        在昏暗的房间里,男人坐在床沿上,呆呆地看

着手中的鬼玺,想着那个将它交给他的青年,他从

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可以因为一句话就死守了九

年,这九年间不知有多少人劝他放弃,胖子那家伙

自己还在巴乃种地呢,居然还来劝他放弃,男人轻

轻勾起了唇角,他们铁三角在对某些事上,都有着

相似的执着啊。


      男人忽而蒙上了一层阴翳,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们铁三角,怕是很难再重聚了,嘴角的轻笑化成

了苦笑,轻叹了一声,将鬼玺重新放回保险箱,走

到窗边,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残月,脑海中再次闪

过了青年的脸,依旧是那不变的容颜,还是一如既

往的冷淡,心下感叹着两者是多么相似,清冷,沉

默又神秘。思绪正要随之远去,耳边忽然传来了一

声情冷的声音:“吴邪”男人猛地转过身去,脸上露

出了激动的神情,心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但

当看见眼前还算整洁的房间,却没有一丝那人的气

息,男人微微垂下眼帘,那双冰封许久的双眸终是

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岁月已经在男人俊朗的容颜

上留下了痕迹,让当初的小奸商成长成了如今沉稳

老辣的爷,仿佛也就只有那几个人才能让他有一丝

多余的情绪。他用了三年的时间看清了自己的心,

用了六年的时间来隐藏,如果是九年前的他,怕是

会不顾一切的追寻,而如今却不得不考虑的更多。

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床边走去,清冷的月光,都未能留住他落寞的背影。

      十年之期未至,男人却还像以前一样站在人声嘈杂的车站里,等待着列车的到来,即使如今已有了飞机,即使他此行真的只是旅行,可他还是习惯于坐火车,就仿佛在哪里,能找到青年曾经的身影。

          站在长白山脚下,男人调整着呼吸,九年了,年年如此,他已经习惯于独自一人来到长白山,目标明确地在这茫茫雪山中穿行。


      骨节分明的手在石壁上来回抚摸,却还是一如

既往地毫无所获,像是早就知道一样,用头轻抵住

石壁,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忽有一阵刺骨的寒风袭

过,男人猛地抬起右臂永拳狠狠地凿向石壁,从骨

节传来的真真剧痛在提醒着他,要冷静,不由得长

叹一声,转身滑坐在地上,随手点起一根烟,狠吸

一口,心里想着若是内群人看见自己此时这副模

样,会怎么议论,呵,管他呢,谁敢在背后议论,

就一枪崩了他好了,嘴角微微上翘,眼前的一切,

慢慢模糊了。

     再次清晰起来时,面前的场景却换成了一片正在极速缩小的石壁,耳边,风呼啸而过,身体极速下落而带来的失重感让他又是一阵目眩,就这风声,耳边再起响起了那青年的声音“吴邪”男人洒脱的笑了,换换闭上了双眼。

      我终是没能忘了你。

             在油灯微弱的光亮下,一个身着藏服的
青年正静静的看着手中泛黄的笔记 ,上面星星点
点地提起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提起的人名——吴邪
随着阅读得深入,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个男人的种种
表情,他,就是吴邪么?闪过的东西越多,头痛就
越发难忍,青年终是放下了手中的笔记,长舒了一
口气,走到门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映出的是
男人的笑颜,是如此熟悉,有如此陌生,想伸手去
触摸,影像却骤然消散,依旧是淡漠的表情,却不再是沉寂的内心;像是沉海的人找到一块木板,失忆的他也想紧抓住这唯一的希望。

                  即使头疼欲裂,他还是在拼命回忆,忽而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闷油瓶!”  猛地回身,淡漠的脸上闪过了别样的情绪,强大的心脏也徒然加快了跳动,但在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又恢复如常,面前依旧是一间毡房,房间里一盏油灯孤寂的亮着,求如他一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变,依旧是他一个人,沉寂万年的双眸被惊起了一丝波澜,留下了一丝落寞,慢慢的走了回去,不再寻找那颗最像那人的星,夜幕下只存留了他孤独的背影。

                   背着背包站在人生嘈杂的车站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到杭州去,也许是为了找回记忆,也许是为了见到那个记忆中的男人,但是他本能的在抗拒,像是在告诫他,不要再把那人拉进不该参与的谜题。

 

                   就着笔记,他来到了西泠印社,缓步向里走去,却发现每一步都越发沉重,就在接近吴山居门口的时候,青年看见了树荫下躺椅上的男人,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像是海洋里的漩涡,紧紧吸引着青年所有的注意力,思绪随着男人的音容笑貌而远去,他想离开,但身体却不再受他的控制,只得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笑颜,轻轻地低喃着,低喃着男人的名字——“吴邪。”

                一阵清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男人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青年笑了,笑得那么温暖,青年想要走上前去,周围的一切却像被火点燃一样快速消失,青年快步上前,想要抓住男人,却跌入了一片黑暗。

           猛地睁开眼睛,一片石顶映入眼帘,青年靠在石壁上,偏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缓缓的起身,来到一片湖泊旁,骨节分明的手将死寂的水面惊奇了层层水波,渐渐的,映出了一幅画面,在昏暗的山洞里勉强看得出是一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逗着怀里的小狗,那笑容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青年静静的站着,闭上了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向黑暗的深处走去,这个人,与他不会再有交集了。

—end—

求大大做帮我把这个梗做成手书。。bgm就是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求k
     随着吱呀的推门声,华丽的礼堂映入眼帘,水晶灯在风中叮当作响,暖黄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礼堂的每个角落,整齐的排列得长桌上坐满了穿着斗篷的学生轻声交谈着,大堂内的哄闹声随着院长座位上出现了人影而越来越低,一顶帽子哼着歌被教授推入大厅,目光温柔的教授拍手扬声道:“安静!”墙壁上的烛焰起起的燃烧着,轻巧地在烛台上跃动,教授双手撑在放着分院帽的台沿上:“孩子们,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七年。”教授的尾音还未落下,纯白色的幽灵从各个地方突然冒出,大声嘲笑着被自己吓到的可怜的学生,
       “安静,安静!”教授无奈地说着,弯眸,慈爱地看着太细的新生们。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我的孩子们!”

欢迎加入霍格沃茨[HP同人],群号码:542160449【图片】
同人群哦,同人群同人群重要的事说三遍

(原创人设霍格沃兹学院哦,哈利是学长)

♯求k
随着吱呀的推门声,华丽的礼堂映入眼帘,水晶灯在风中叮当作响,暖黄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礼堂的每个角落,整齐的排列得长桌上坐满了穿着斗篷的学生轻声交谈着,大堂内的哄闹声随着院长座位上出现了人影而越来越低,一顶帽子哼着歌被教授推入大厅,目光温柔的教授拍手扬声道:“安静!”墙壁上的烛焰起起的燃烧着,轻巧地在烛台上跃动,教授双手撑在放着分院帽的台沿上:“孩子们,你们将在这里度过七年。”教授的尾音还未落下,纯白色的幽灵从各个地方突然冒出,大声嘲笑着被自己吓到的可怜的学生,
“安静,安静!”教授无奈地说着,弯眸,慈爱地看着太细的新生们。
“欢迎来到霍格沃兹,我的孩子们!”
欢迎加入霍格沃茨[HP同人],群号码:542160449【图片】

                   在油灯微弱的光亮下,一个身着藏服的
青年正静静的看着手中泛黄的笔记 ,上面星星点
点地提起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提起的人名——吴邪
随着阅读得深入,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个男人的种种
表情,他,就是吴邪么?闪过的东西越多,头痛就
越发难忍,青年终是放下了手中的笔记,长舒了一
口气,走到门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映出的是
男人的笑颜,是如此熟悉,有如此陌生,想伸手去
触摸,影像却骤然消散,依旧是淡漠的表情,却不再是沉寂的内心;像是沉海的人找到一块木板,失忆的他也想紧抓住这唯一的希望。

                  即使头疼欲裂,他还是在拼命回忆,忽而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闷油瓶!”  猛地回身,淡漠的脸上闪过了别样的情绪,强大的心脏也徒然加快了跳动,但在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又恢复如常,面前依旧是一间毡房,房间里一盏油灯孤寂的亮着,求如他一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变,依旧是他一个人,沉寂万年的双眸被惊起了一丝波澜,留下了一丝落寞,慢慢的走了回去,不再寻找那颗最像那人的星,夜幕下只存留了他孤独的背影。

                   背着背包站在人生嘈杂的车站里,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到杭州去,也许是为了找回记忆,也许是为了见到那个记忆中的男人,但是他本能的在抗拒,像是在告诫他,不要再把那人拉进不该参与的谜题。

 

                   就着笔记,他来到了西泠印社,缓步向里走去,却发现每一步都越发沉重,就在接近吴山居门口的时候,青年看见了树荫下躺椅上的男人,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庞,像是海洋里的漩涡,紧紧吸引着青年所有的注意力,思绪随着男人的音容笑貌而远去,他想离开,但身体却不再受他的控制,只得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的笑颜,轻轻地低喃着,低喃着男人的名字——“吴邪。”

                一阵清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男人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青年笑了,笑得那么温暖,青年想要走上前去,周围的一切却像被火点燃一样快速消失,青年快步上前,想要抓住男人,却跌入了一片黑暗。

           猛地睁开眼睛,一片石顶映入眼帘,青年靠在石壁上,偏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缓缓的起身,来到一片湖泊旁,骨节分明的手将死寂的水面惊奇了层层水波,渐渐的,映出了一幅画面,在昏暗的山洞里勉强看得出是一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的躺椅上,逗着怀里的小狗,那笑容是那么熟悉,那么熟悉,青年静静的站着,闭上了眼,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向黑暗的深处走去,这个人,与他不会再有交集了。

—end—

求大大做帮我把这个梗做成手书。。bgm就是薛之谦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